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

宝博字数:3128字

阅读时间:6分钟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宝博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自出版以来,《神不害:公元前四世纪中国的政治哲学家》先后入选“2020年2月中国阅读新闻月刊好书榜”和“2020年3月亮书榜”。申不伤汉译受到广泛关注,与申不伤在中国思想史上几乎消失的事实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汉学老手顾丽雅,可能是现代学者中第一个意识到沉思思价值的人。他用了20多年的时间翻阅史料,搜集与沈氏思想有关的文献,整理、翻译,最后对其意义进行深入解读和解读。古立雅不仅要还原申步害思想的真实形象,探索其思想的当代价值,更要通过申步害纠正人们对先秦思想乃至中国传统思想的整体观念。古立雅认为:“儒家赋予中国灵魂,申布哈思想衍生出的行政思想使其充满活力。”

宝博以下节选自《申布哈姆:公元前四世纪中国的政治哲学家》。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点击上图购买图书

新布哈周围有太多未解之谜,毫无疑问,这些未解之谜将永远存在。最令人不解的是,从西汉武帝开始,神布哈2000多年的思想甚至存在本身都几乎被遗忘了。

沉疑学的衰落,恰逢汉武帝时期那些统治沉子学派的官员被免职,随之而来的歧视。毕竟之前神子论风靡一时,这显然严重阻碍了神子无害论的研究。在同一时期,商鞅学说也受到了歧视,但我们也看到,后来提倡商鞅学说的人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史,在武帝时期仍然受到高度重视并担任要职。在武帝后不久的朝廷辩论中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史,这些人极力为商鞅辩护。但他们并没有那样为申布辩护,事实上也没有给他点名。在后世,商鞅的名字远比沉布哈更为知名。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沉布哈对中国政府制度发展的贡献远不及商鞅。

单看史实,Shin 缺乏关注的一个原因是韩国的相对微不足道。是战国七壮士中实力最弱的,也是秦国第一个吞并的国家。另一方面,秦国的地位越来越突出,在秦朝建立后达到顶峰。人们普遍认为,商鞅为秦国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也有人提出沉的组织原则在秦的成就中发挥了作用。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这种说法是可以成立的。)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战国形势图

Shin Buha 被遗忘的根本原因之一是人们普遍的敌意。这种敌意的主要原因几乎从未得到承认。申步浩从国王的角度看待政府。他可能比其他人更早地发展了官僚管理理论。人们普遍认为,这种管理必然需要高度集中化。作为一种支配,这种集中控制是不受欢迎的,除非是实施者。因此,自汉武帝以来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史,只有皇帝和高官掌握中央政权,据说只有他们修行了神不害的研究。在西方,对官僚政治制度的不满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高度发达的官僚控制也是如此。但在中国,官僚主义自古就有,不满有其根源。

但是,这种不满并不容易直接表达出来。政府官员无法抗拒对其行为的中央控制。然而,他们可以攻击那些主张控制及其学说的人。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至少直到汉宣帝后期,申布哈的罪名理论才被用来评估官员的行为。然而,反对他观点的人并没有直接指出他声称控制官场,而是将其斥为“法家”,这是一个轻而易举的批评理由。沉布哈的思想几乎从不被推敲,但出于最弱最牵强的理由,他等人被归类为“法家”。我们通常发现,后世人们只会把商鞅或韩非子提到申布哈,谴责他不提倡的思想。

“刑事姓名”一词本身会造成混淆。它所描述的人事控制系统似乎早就被遗忘了。相反,“刑”这个词最常见的意思是“刑”,而且它似乎给人的印象是,“刑名”是申布哈的意思是“法家”哲学的一部分。这种根深蒂固的反感在公元前 100 年左右盛行。从司马迁对张伯伯的评价中可以看出:“欧虽惩过名犯,他的人却是长辈。”早在公元前81年,在关于盐铁的官营辩论中,“罪名”二字的含义似乎是一样的。不明白,到了公元三世纪,评论家金卓彻底误解了。

当然,Shin Buha 很难破译——他的思想很复杂,他的语言很难理解。这无疑是他的书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原因之一。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 沉不伤人像

我认为沉布哈被完全遗忘的最后一个原因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沉的整个心态与大多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大相径庭,很难引起共鸣。

回顾中国三千年的历史,战国时期是一个特殊的时期。三千年来,当然不乏变化,甚至是剧变。然而,我非常怀疑,世界上还有没有像中国这样的基本态度和信仰的宏大愿景能够持久和持久的地方。但中国战国时期确实是个例外。在此期间,过去的政治和宗教意识形态,以及所有的家庭和社会忠诚度都几乎被抹去。

正因为如此,战国时期形成的许多观念,在我们看来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史,与中国其他时期相比,显得“现代”甚至“西方”。现代世界面临着与战国时期相似的压力,几乎所有的制度和信仰都被一扫而空,或者从根本上受到挑战。正因为如此,沉布哈的思想与我们当代的思想大体相同。就政府而言,Shin 在抽象的道路上比任何人都走得更远,这几乎是他唯一关心的问题。其他学者甚至谴责美德,但沉布哈从未提及。

战国之后,实现了大一统,汉朝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古老的传统思维方式。战国时代被视为中国历史图景中的一个缺陷,应该被遗忘。事实上,它被遗忘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甚至无法确定当时事件的时间顺序。

因此,申布哈的思想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一个完全传统的中国学者似乎不太可能真正理解申布哈所说的话。因为申不和的立意基础完全不同,最简单、草率的处理,就是把申不和当成二法家,算了。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申的重要命题

沉布哈到底贡献了什么?

可以发现,沉布哈第一次明确而坚定地表明,光靠道德是不够的,必须有一个构思周密、设计精良、技术精湛的技术。这将是一场贯穿中国历史的辩论。控制权应该只掌握在有德之人的手中,还是有能力的君主应该精通财政和官僚机构,以及管理庞大帝国的复杂技术?地方政府官员是否应该仅以道德为基础选举产生,然后根据某些习惯要求赋予他们判断能力,从而不受干涉地治理地方?还是应该以特定规则为指导,定期报告供审查,以及监察员的监督?

当然,这个问题不是中国独有的,是一个存在合理意见分歧的问题。如果每个官员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道德判断自由行事,不受监督,不用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被追究责任,那么一般情况下是否会减少担忧和不公正?

在中国,人们长期以来一直选择一种在许多方面受到高度控制的政府形式。在这方面,沉布哈的思想起了相当大的作用。通过荀子等人,他的思想渗透到了所谓的“正统儒家”之中。有理由相信,这与秦朝政府模式的发展密切相关,成为中国君主制的基础。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 大师画像

但正如我们所见,在汉代初期,这一制度受到了严重威胁。这种威胁的消除主要是由于汉文帝、嘉义和晁错的努力,他们习惯于对申布哈的研究,并受到他对这种威胁的态度的影响。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中国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当代中国军事思想史,并且永远不会像众所周知的君主制那样存活下来。

今天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是否有必要将大量的人聚集在一起以实现一个由权力统治的大型一、国家。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然而,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寻常。因为中国经常受到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游牧民族的威胁。每当中国处于虚弱状态时,这些游牧民族就随时准备迁徙,经常入侵中原进行强奸和掠夺。有时他们以征服者的身份定居。因此,这对于中国文化,即“儒家”文化的延续,往往是一场灾难。如果中国不能像我们所知的那样长期保持一个中央集权和统一的帝国,中国文化将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说温柔的延续是伟大的,那么沉步危害的管理哲学就值得赞赏了。

沉布哈坚持治理科技的重要性,甚至不可或缺。但仅由技术人员管理的政府缺乏某种基本要素:远见和奉献精神。考虑到这一点,任何企业都无法长期生存。企业还在挣扎,但国家!沉布哈确实说过,国王必须同意公共利益,但这还不够。儒家坚持培养“道德”品格,把国家和世界想象成“宇宙剧”的形象。正是这些因素让中国享受了如此长寿。儒家值得称赞。他们强调,不仅国王,大臣也应该参与对国家的控制。开明的专制(仁慈的专制)有着毋庸置疑的魅力,但历史一再证实,世袭的血脉从来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可以取代光明的统治者,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中国古代行政制度

因此,儒家的以德治国,并不能建立一个政府来控制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使其运转良好。儒家赋予了中国灵魂,而源自申部害思想的行政思想赋予了中国灵魂。它使中国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持久的国家,这不是因为它的大小。

在沈布哈姆思想的影响下,行政组织和人事管理技术(尤其是科举技术)在中国蓬勃发展,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并在我们所知道的领域不断发展。堪称“现代国家”的重要角色。今天,这些技术仍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以上文字节选自《神不害:公元前四世纪中国的政治哲学家》,顾丽亚着,马腾译,江苏人民出版社,图片来源于网络

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

编辑 |海原

生产 |玫瑰

宝博海外中国研究︱沉宝博布哈被遗忘的思想为何能在当代得到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