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中时弊:中央党校宝博专家:为已盖棺但未论定

宝博第二天解密中央党校,李鑫将稿子报送汪东兴。汪批示:“这篇文章解密中央党校,经过李鑫同志和理论学习组同志多次讨论修改,我看可以用。”5日,汪东兴再批示:“可以发两报一刊社论,请耿飚〔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宣传口领导小组负责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引者注。〕、朱穆之〔时任中共中央宣传口领导小组成员、新华通讯社社长——引者注。〕、李鑫、华楠〔时任中共中央宣传口领导小组成员、《解放军报》总编辑——引者注。〕、王殊〔时任中共中央宣传口领导小组成员、《红旗》杂志总编辑——引者注。〕同志阅办。”但只有李鑫在这个批件上画圈,没有听取其他几位的意见。〔李鑫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发言(1979年2月2日);《关于李鑫同志的几个问题》(初稿,供讨论用)。〕据李鑫后来的检讨,是他没有同宣传口和两报一刊的负责人商量,就直接报汪东兴审批了。〔李鑫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发言(1979年2月2日)。〕

2月6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文播发了这篇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第二天,《人民日报》刊出。社论最后说到:“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两句话成为“两个凡是”的经典表述。

上述经过说明,这个经典表述不出自华国锋。华国锋说没说过“凡是”呢?说过,但与这个经典表述的背景或词句并不一样或不完全一致。一次是1976年10月26日同中央宣传口负责人的谈话。谈到揭批“四人帮”问题,华国锋说:批判中要注意解密中央党校,凡是主席点过头的、批(示)过的不要去批,比如八个样板戏还是要肯定的,某演员不好,可以换人。〔华国锋、纪登奎听取中央宣传口汇报时的讲话(1976年10月26日)。〕在这里华针对的是揭批运动的具体问题,提醒揭批“四人帮”不要触及毛泽东。一次是1977年3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他说:“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在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解密中央党校,一定要注意,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都必须维护;凡是损害毛主席形象的言行,都必须制止。”〔转引自《陈云传》(下),第1449-1450页。〕这个讲话解密中央党校,就是前述中央理论学习组起草的那个稿子。讲话里“两个凡是”的表述,与两报一刊社论不完全一样,主要是第二句不同。据华国锋说,讲话稿和社论稿分别经政治局讨论或传阅同意。〔参见于光远著:《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第192页。〕

宝博不久,华就感觉他的讲话有毛病:第一句话,说得绝对了;第二句话,确实是必须注意的,但如何制止也没有讲清楚。〔参见《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第191页。〕

宝博值得注意的是,华并非“两个凡是”受到批评后才感觉有毛病的。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事实,即1977年3月中央工作会议以后,华再未提过“两个凡是”,官方文件、官方媒体也不再出现“两个凡是”。可以说,作为有特定指向的“两个凡是”,到这时实际已经终结。说华国锋“坚持‘两个凡是’”,不是事实。至于“文革”之后维护毛晚年的理论和实践,则是一种相当普遍的政治观念和政治心理,很难也不应该以有特定指向的“两个凡是”来概括。